房县九道中学顺遂竣工2

房县九道中学顺遂竣工2

房县万峪中学哪一任校长

房县万峪中学哪一任校长

月吉女生开学有什么必备

月吉女生开学有什么必备

初中开学必备100样物品 刚

初中开学必备100样物品 刚

新月吉开学必备物品清单

新月吉开学必备物品清单

初中存在是什么样的

初中存在是什么样的

初中初中自学网 自学网

初中初中自学网 自学网

“中考冲刺”初三的你该

“中考冲刺”初三的你该

初中数学自学网哪个好

初中数学自学网哪个好

初中女生军训去逝事宜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2012年9月10日晚8时许,大鹏华侨中学初一新生温晓琳在深圳市金色航向教育服务有限公司葵涌白石岗军训基地看演出时,突然倒地,被送往医院后,于11日凌晨5时许死亡。

  调查发现,军训期间,温晓琳曾晕倒过但未引起注意;10日中午吃饭时,她神志模糊,本应拿碗却拿了帽子,但这些均未能及时告知家长。温晓琳死亡后,她的军训日记被撕,她的送医和救治过程也不够及时。

  之后媒体得到爆料称,“事发前一晚,军训的跟班教师曾到色情场所唱K至深夜,事发当天下午老师们在娱乐中心推油、晚上到海鲜酒家喝酒,当晚校长喝醉去了医院解酒,老师们酒醉饭饱后回到军训基地,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温晓琳”。

  9月10日是军训的第4天。温晓琳的一位同学对温的家人回忆,“她中午就显得有些反常了,看起来精神有些恍惚。吃饭时,大家都去宿舍拿碗,她却拿了个帽子下来,后来教官又让她回去拿碗。”对于这一点,医院的病历在描述温晓琳的病情时也有记录。记录还显示,在此之后,温晓琳神志、精神反应正常,可与人交流,无任何其他症状。

  当天晚上是军训基地组织的结营联欢晚会。同学们坐在台下看演出。根据华侨中学后来提供的“情况通报”,20时30分左右,有同学发现,演出进行过程中,其他同学都在鼓掌,温晓琳却坐在座位上摇晃,“疑似坐不稳”,同学于是立即报告给了教官和老师,教官和老师立即将温晓琳送到基地医务室。

  温天耀说,女儿死亡后,他曾到这个基地的“医务室”查看,发现实在称不上是“医务室”,里面没有任何医疗设施和药品,也没有医生,“只有一个女孩子,据说懂一点跌打损伤”。肖勇军也对晶报记者承认,那里只是一个供学生累了、疲劳了临时休息的地方。

  温晓琳被送到“医务室”后,躺在床上,没有人对她采取任何治疗或救护措施。一直到21时30分许,温晓琳的继母和奶奶赶到后,才将她送到大鹏人民医院进行检查。此时距离温晓琳病发已经过去1个小时。

  匿名信举报称,温晓琳出现异常状况时,军训跟班老师在学校主任带领下在娱乐休闲中心娱乐休闲、在外吃海鲜和喝酒,校长喝醉酒在医院解酒,老师们酒醉饭饱后返回军训基地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温晓琳……学校予以否认。

  从9月10日中午温晓琳出现异常,到21时46分被送到大鹏人民医院,在这几个小时的关键时间节点上,现场有没有老师、老师们在干什么呢?

  深圳媒体9月29日报道了温晓琳军训时死亡的消息后,晶报记者当晚收到一封匿名来信,匿名信称:

  “9月9号晚,由深圳市大鹏华侨中学××处主任郑××带队,参加军训的跟班教师到葵×大酒店(色情场所——原信标注)唱K到深夜,9月10号上午劳累的教师一直睡到(吃)午饭,午饭后,郑××带队到大鹏辉煌娱乐中心推油,推油结束后,到大鹏翠园海鲜酒家喝酒。当晚,校长李群力醉酒在大鹏华侨医院治疗,一群教师们酒醉饭饱后返回军训基地,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温晓琳同学,随即郑××组织打麻将到第二天凌晨。如此禽兽不如的领导和教师,请媒体揭露真相,以慰藉温晓琳同学在天之灵。”

  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即使带队老师和跟班老师事发前在外娱乐、喝酒与温晓琳的死亡没有直接联系,如此有违师德的行为也严重损害了教师为人师表的形象,若参与色情活动,更是违法。如果此信属实,军训跟班教师们因为外出喝酒而未能及时发现温晓琳异常,则属渎职,学校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您只要稍微探访下,就可以揭开真相。问问葵×大酒店的妈咪,9月9日晚上8点左右有没有一群老师模样的人来唱K,大鹏辉煌娱乐中心的小妹都认识这群衣冠禽兽的家伙,很容易就知道他们9月10日的下午在那里,问问大鹏医院的医生,查查校长李群力9月10日晚是不是在医院解酒,你们是中国的良心,当然也请你们保护好举报者,谢谢!”

  10月12日和17日,晶报记者先后走访了曝料人所提及的大鹏辉煌休闲中心(来信误为“娱乐中心”)、大鹏翠园海鲜酒家等场所,确有人称认识大鹏华侨中心的老师,但均不能向记者证实9月9日和9月10日有该校老师来消费过。“时间过去一个月了,每天那么多客人,谁还记得?”“客人来消费时谁又会刻意询问客人在哪儿工作?”“就算他们真来过,我们也不能告诉你啊!”这是被访者的回答。

  9月10日是教师节,校长和老师在外庆祝教师节而吃饭喝酒,按常理应可理解。大鹏华侨中学校长李群力对晶报记者多次询问当天是否喝酒醉倒,均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但他反复强调,“那天是教师节”,同时他认为这与温晓琳死亡无关。

  在大鹏人民医院,晶报记者请该院医务科长及收费处有关人员查询了医院电脑记录,均未找到李群力9月9日或10日就诊的记录,只有9月21日和23日的就诊记录,而这个时间已在温晓琳死亡之后。

  李群力称:“温晓琳同学出现异常状况,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至于为何没有第一时间赶到军训基地或医院,李群力说,是因为当天是教师节,而且孩子有学校老师陪着。

  “我们的老师还去演了节目,唱了歌。”李群力向晶报记者保证,那个被曝称带队出去娱乐的××处主任郑××,“我可以肯定地说,温晓琳发病时,他在军训基地。”

  从军训基地所在的白石岗到葵涌医院,只有不到2公里,仅5分钟路程;从白石岗到大鹏人民医院,也只有10公里,开车只需20分钟。学校和军训基地为何没有迅速将她送往医院,也没有拨打120进行急救,而是让温晓琳躺在休息室里?肖勇军称,因为孩子家长离基地很近,要等家长来了后征求家长的意见再作处置。

  温晓琳的继母黄招娣则证实,她20时40分接到从军训基地打来的电话,问她“小孩是否有梦游症?吃什么食物会过敏?”让她过去一趟。黄招娣和孩子的奶奶赶到基地时,看到孩子躺在休息室的床上,已经深度昏迷,不省人事。是黄招娣自己将孩子从楼上背了下来,军训基地再用车将孩子送到了大鹏人民医院。

  21时46分,大鹏人民医院医生为温晓琳作了抽血化验。根据大鹏人民医院的病历记载,医生对其初步诊断为:“意识不清查因:中暑?”

  医生安排给孩子输液,但病情一直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狂躁,一有人触碰即手脚乱舞。22时左右,在几名亲属协助下,护士给温晓琳注射了安定药物。随后医生给她做了脑部CT检查,显示无明显异常。医生建议住院观察治疗一晚,第二天视情况再转院。

  华侨中学后来的“情况通报”称,温晓琳23时由大鹏人民医院转往北大深圳医院,是班主任报告校长后,校长建议家长转院的。而家长则表示,是军训基地后来来了两名男性工作人员后,要求他们转院的。自始至终他们都没见到过校长,也没接到过校长的电话。“事发当晚,除了基地的工作人员,学校只有孩子的班主任林潮一个老师在,没有其他老师。”温天耀和黄招娣说。

  转院不是由救护车进行的,而是用军训基地的车。在一个多小时的运送路途中,没有医生照看温晓琳,没有备用药物,也没有对她采取输液等任何医疗救护措施。